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玄幻仙侠- 证道小魔仙 1-3
证道小魔仙 1-3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香蕉视频下载_香蕉热app下载_香蕉视频好吃好看又好用]

地址发布页:

第一章 皓月追蹤令

  天上一轮清冷的银月将月光普撒在寂静的夜,广袤的丛林一望无垠。目前已
经是后半夜时分,绝大多数生物早已进入了休眠,大地一片安静,只偶尔传出的
一阵阵被风吹过的叶响,证明着这里依然有时间的流逝,动静的存在,而非一幅
精美的画卷。

  在林间的一条笔直的小道上,快速的掠过着一道黑色的魅影,当视线拉到近
处,可以朦胧的看见是那高速运动的是一套紧身的黑色夜行衣,将一个娇美的身
躯整个包裹在内,玲珑浮凸的肉体突显得分外分明。上身胸部随着运动有节奏的
起伏着,本就丰满的乳房颤悠悠的不住晃动,让人担心是否随时可能裂衣而出,
一双修长的腿快速的前后运动,在夜色下让人几乎看不清,只有借着反射的月光
看到足踝那一点点突起而前后不断的交替,在不断的诉说着这女子惊人的速度。

  经过了较长时间的高速奔跑,身上的香汗早已将夜行衣打了个透湿,让女子
那本就十分动人的娇躯更加让人遐想连篇。整个世界似乎只有随着女子娇躯高速
的移动而不断被草叶、灌木刮过的沙沙声,配合着若有若无的脚步声。除此之外,
四周依然静静的听不到任何多余的声响……

  突然,这细细的协奏曲戛然而止。女子已经停了下来。蒙面里的双眼紧紧的
盯着前方。

  「好狡猾的贱人,这次看你往哪里逃!」一句平和的厉声打破了似乎平地而
起,打破了丛林间的和谐,画卷似乎进入了新的篇章。

  林间前方的小道上已经站了一个身穿素软锦袍的中年修士,脸上虽然古波不
惊,但眼神里早以飘出掩盖不住的恼意。手中所持长剑已渐渐升平,遥指向面前
的女子。

  他话音刚落,从女子左右两边又已闪出两个同样服饰的青年修士,出现在女
子左右后方一点的位置,离女子不过大约五丈的距离,和小道上的修士一起,已
经隐隐约约对女子形成了『品』字包围。

  女子没有任何动作,双眼依旧紧紧的盯着前方中年修士,胸口仍然在不断的
起伏着,显然刚才的高速奔跑消耗了她不少的体力。

  左边的修士把手伸向腰间剑鞘,毫不客气的说道:「快快交出那东西,否则
别怪我们不客气了!」话音刚落,长剑已然出鞘。

  一口悦耳的少女轻音平静的从蒙面中传出:「我只是要回我的家罢了。至于
你要的东西,我早说过,没有!」话音决绝不留一丝余地。

  前面的修士眼神毫不放松道:「如果你肯交出东西,并保证永生不再回来,
我们自可放行,但如若你不肯交出,那只好请你自缚双手,随我们回山了。」

  少女尚未回应,右边修士抢着说道:「现在就算她拿出东西,也不可放她回
去,这贱人狡诈若狐,古木师兄、幼枫师姐都已经伤在她手下,古木师兄修体几
乎半损,终身突破境界无望,幼枫师姐至今昏迷不醒。岂能没有一个交代!」

  少女冷冷的声音再次传出:「我早说了没有,你们却一再苦苦相逼,这怎能
是我的错?」语音刚落,少女心知此间必然不能善了,右手已从背后抽出了一根
纤细而又晶莹透晰的短小法杖,垂贴在修长的大腿外侧。左手开始捏着法诀,开
始做好防备。

  左边修士声音里充满了愤恨,「幼枫师姐一番好意对你,请你回山时未曾多
加约束,你却狠心暗害,你倒说说看,她哪里对不起你了?光此一点,就饶不得
你。」

  少女显然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情绪仍是冷冰冰的毫无生气,「哼,回去后
等着当你们活体小白鼠吗?」

  前面的修士声音平淡,同门的情绪并没有影响到他的心境,「什麽小白鼠这
都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你随我们回去,处断自有十二宗门和天下正道共同
研究而定,此事关乎天下气运,是非曲直自有公论,怎可做出拿你当什麽小白鼠
之类如此可笑之事。」

  左侧修士沖着前面修士道:「逸明师兄何必和他废话,这贱人自甘堕落,而
且狡诈非常,还是速速拿下这贱人再论道理!」

  少女本捏着法诀的左手缓缓垂下,心中已是暗暗叫苦,连续的强运风之疾走
已经消耗了不少法力,现在身上所能调动的法力不足五成,法宝几乎用尽,唯一
可持仅余手中幻海水晶杖,要在此时面对灵华门三人几乎毫无胜算。唉,还有不
到百里,即有空间施展风遁术快速逃过围追堵截,再施展出飞行术一去何止千里,
谅他们也不敢过界再追。现如今,却在此处被截上,看来原定计划已然行不通。
思道此处,灵动的眸眼虽已百转,一时之间,却也再转不出良好的退敌之策。

  左侧修士把少女微微抬起又放下的左手看得清楚,心中明了,嘲笑道:「这
贱人前天才受不轻的伤,伤势未愈又连续奔出三百余里,已经快不行了,我们一
起速速把她擒下,再慢慢的——,详细的——,认真的——审问,岂不更好。」
后半句声音已经透出了不少淫邪之意。

  右侧修士也随即嘿嘿一笑,「这贱人伤我同门多人,早该好好教育教育,她
本身不过贱人一个,只要留她一条命在,已是天大的恩惠了。」

  少女平静的脸上毫无表情,但眼中已经有了几星压抑的怒火在闪动,死死锁
着前方的中年修士。身下紧紧握住幻海水晶杖的右手隐隐有了细微的颤抖。

  逸明修士面上神色依旧,丝毫没有受到其他两位同门言语影响,「既然你继
续执迷不悟,别怪我们不客气了,成明兴明,动手!」

  语音刚落,右侧修士此时手中已经拿出了一张符,向着天空一扔,口中念念
有词,数只符鸟快速散向远方,瞬间看不见蹤迹。接着也已拔出腰间长剑,配合
在左侧的修士一起向少女刺去。

  少女口中默念了一个法诀,娇美的身躯平地快速退出数步,右手用幻海水晶
杖连续划出了两个光圈,轻声喝到——风之盾!接着两阵微风快速集聚在光圈周
围,凝结成一团模糊的气状盾,再随着光圈一起迎向两侧修士。接着两声闷响,
风之盾破。与此同时,两侧修士两腿间已漫延出数道藤蔓,阻止其着前进的步伐。

  此时少女手中水晶杖向天一指——风之领域!丛林间悄悄的布满了无数细小
的风旋,时而闪出几不可查的微光,同时不断缓慢的流动在这方圆五十丈见方的
地方,让整个丛林发出了无数的沙沙声。少女伸出的右手接着把杖放下一横,把
杖头交到左手,然后上下连续晃动了几下,用力向前一推——风之壁垒!一道风
墙顿时树立在了她和三名修士之间。连续释放了几个魔法,少女也明显有些体力
透支,本来挺直的娇躯有了轻微的松懈,胸前的双丸起伏似乎又变大了些。

  逸明修士冷哼一声,「垂死挣扎!」只见他把剑尖一竖,「区区邪门法术,
有何道哉,给我引天雷之力,天雷剑!」话语间,数道闪电已自空而下彙于剑尖。
整剑已经被引来的天雷之力大放光明,逸明修士奋起将剑向前一挥,大喝道:
「给我破!」

  一道电芒从剑尖射出,只听一声巨响,撞在了少女建立的风墙之上,风墙却
并没有完全破开,只是色泽却一下弱了少许。

  少女一边勉力支撑着风之壁垒的同时,同时又连续往身上套了几个快速简单
的防御法术,眼神里似乎有几分焦急,却未见慌乱。

  此时两侧修士也已经斩开了缠绕自己的藤蔓,配合逸明修士运气斩向隔阻的
风墙。逸明修士的天雷剑极具威力,每一挥似乎都能给风墙带来一次不小的震动,
好在逸明修士需要挥出的天雷之剑似乎对本身修爲的消耗也不小,速度上还不算
快。

  而两侧修士功力明显稍逊一筹,风墙被斩后受到的伤害更是小了许多,几名
修士见状也不着急,毕竟风墙需要施法者本人支撑,而眼前少女目前在他们三人
的攻势面前,很明显光是防守也须尽全力,哪来余力进攻,所以攻破风墙后更近
一步也是早晚的事。而术者最大的缺憾就是近身能力不足。只要连续几波攻击欺
近少女身前,可以想象少女将没有多少反击的能力。

  而如果少女放弃防守逃走的话,在此等距离下,被三人气机牵引,根本无法
逃出有效的安全范围则极可能被剑气击倒。而如果不逃,风墙被破后,就算少女
再强行释放出类似风墙的术法,但再被击破也是早晚的事。

  双方明显已经不是第一次遭遇,实力的估算上就算不是知根知底,也是大致
了解。何况少女在前次的遭遇中已经负伤在身,否则早已逃出界限,现如今更不
足惧。在三人看来,似乎少女已成瓮中之鼈,右侧修士似乎还有余暇,嘴角一歪,
恶狠狠的淫邪调笑毫无掩饰:「贱人看你还有几招,我劝你还不如省点力气束手
就擒,免得一会儿力气用光全身软绵绵的,让大爷们平白少了好多兴致。」

  较之于风之盾这种随手可以释放的低阶魔法,风之壁垒已经算是比较强力的
中阶魔法,而且因爲体内有伤,差不多是如今少女还能得心应手释放出的少数中
阶魔法。少女默默的估算着风之壁垒的支撑时间,毫不理会对面传来的汙言秽语,
只眉头一锁,似乎在计算着什麽。也许是在苦思如今的脱身之法,但情况明显不
容乐观。

  「嘣」的一声巨响,风之壁垒终于告破!三名修士同时一震,在风墙告破的
一瞬间快速向后掠退几步,抵消了风墙爆裂的气劲沖击,然后又抢身向前。于此
同时,少女把杖放下一横,连续晃动了几下一推,再次将一道风之壁垒送了出去。
这次少女的喘息明显加大,短时间连续的释放让如今的她有些吃不消,连纤细腰
也稍微弯了一些下来。

  左侧的修士「哈哈」一笑,「贱人你如技止于此不如早早放弃,陪大爷们乐
上一乐,兴许可以在你回山的路上让你少吃些苦头!」说话间,三人的剑已毫不
犹豫的再次斩向新的风墙。

  这道风墙的实体明显已经比上一道风墙的初始实体暗淡了不少。逸明修士见
了,也是神情一松,但手上天雷之剑却依然接二连三的沖出数道电芒毫不留力继
续沖风墙破去。

  少女目前还保留着五分的实力,要想击败面前三位修士,并不是毫无可能,
虽然中间的那位逸明有些许棘手,但还难不倒自己。关键是只要自己开始进攻,
三名修士必然反过来采取防守,那麽短时间内将他们完全击倒几无可能,魔法师
和其他人单独作战最大的缺点就是一些威力较大的魔法都需要较长的吟唱,也就
是集聚元素之力的时间,在没有其他人辅助的情况下,光靠快速释放的魔法很难
快速解决战斗。而刚才符鸟已经放出,相信用不了多久,围截自己的人必然将会
越来越多,最终还是逃不了身死或被擒被辱的下场。而光靠防守更不可能,被拖
死更是早晚的事。

  少女继续支撑着新结成的风之壁垒,双目色彩突然複杂了不少,几分狡智,
还带着几分苦涩和坚决。

  思虑间,又是「嘣」的一声,风之壁垒再次告破。三人继续快速沖了过来,
右侧修士挥着剑更是肆无忌惮,「小贱人你还有什麽招数?现在只怕只有施展点
床上功夫了吧?」左侧修士接道「再调皮一会看爷爷把你屁股都打烂!」

  这次少女并没有再次推出风之壁垒,任三人快速沖向自己,「果然明悟了麽?」
就连中间逸明修士嘴角也露出了几分轻松的调笑之意。

  就在三人接近少女一丈附近之时,少女清脆的声音再次快速响起:「风之领
域破——高级风之枷锁!」

  一瞬间,原本丛林间漫布的风旋一起炸裂开来,整个丛林似乎一下之间充满
了无数的能量,突然又一下向三名修士涌去,三名修士身上迅速被无数道无形风
气环绕,一时之间,让三名修士一点动弹不得。

  逸明修士二目圆瞪,没有料到少女尚有如此余力,一时大意,竟被锁住。不
过很快,逸明试着将真气运了几转,试着挣了两下,松了口气,虽然高级风之枷
锁将自己全身锁住,不过以自己功力,很快将会沖破。虽然高级风之枷锁已经属
于高阶魔法,但眼前少女大概功力已经不足,并不能困住自己多久,这大概是少
女最后的挣扎了吧。而且枷锁虽然遍布全身,少女又不擅近战,这麽短的时间内,
以她现在的功力,应该不会对自己造成多大的伤害。

  少女喘了口气,虽然刚才的高级风之枷锁是借着破掉风之领域释放的气场能
量而来,但以现在的状态也确实并非轻易。夜行衣里都明显感觉出了半身冷汗。
现在还不是松懈的时候,少女正了正身子,目光一下变得空洞而悠远。

  接着坚定而又决绝的少女之声悄然响起,「伟大的黑暗之神厄瑞波斯,请在
静寂的夜用我的鲜血响应我的呼唤……;伟大的冰雪女神喀俄涅,请用我的幻海
水晶法杖响应我的呼唤……;风之神艾俄洛斯,请以我本身魔法响应我的呼唤…
…,请赐予我究极的力量。」

  少女念到此处,无数的能量气劲迅速从四面八方蜂涌而来,天上的乌云快速
的聚集、消散、再聚集,天上的那轮银月开始变黯模糊,直到几不可见,让整个
大地处于一片昏黑,周围的气温也骤然降低。唯一的光源反而来自于少女本身,
此时少女的身躯已经凭空升起,离地近丈,双臂外展,周身环绕着一圈淡淡的、
诡异的暗青色的火焰。此情此景,身下不远处被风之枷锁固定得不能动弹的三名
修士虽然口不能言,眼神里终于露出了几分恐惧!不可能,天色变得好快!不好,
这贱人要拼命了!

  天上的乌云已经将银月完全遮掩,而少女能量也似乎已经集聚完毕,少女望
了一眼身下三人,双臂一合,提声怒叱:「那麽,去死吧,黑暗暴风雪——!!!」

  黑雪!!!传说中的黑雪。这在传说中是吞噬一切生命的存在。

  黑雪开始陆续出现在了上空,无限的压抑感将大地笼罩!

  接着天空飘起了黑色的雪花,随着微风纷纷落下。黑雪越来越密,速度越来
越快,风越来越急!

  转瞬间,已是狂风呼啸,天上无数的黑雪如黑色冰雹一般快速的砸了下来,
丛林的树木野草灌木藤蔓一被黑雪沾上,无不迅速的衰败枯萎。无数原本早已沈
睡的虫鸟也开始发出嘶裂的嗥叫悲鸣!地面很快被一片黑色铺满。

  黑雪透过了束缚的无形风气,直接落在了三名修士身上,首先是衣物开始破
败,头上毛发皆被黑雪融化,此时,三人眼中终于露出恐惧、绝望、不甘的神色。
苦于口不能言,只能眼睁睁的看见自己脸上、肩上、身上、腿上的肌肤开始一点
点溃烂!

  黑雪同样也落在了少女身上,少女身上的黑色夜行衣也开始纷纷碎落,白皙
的娇嫩的肌肤开始逐渐大片大片显现,在包裹周身的暗青色的火焰下,映得更加
诡异,却又更加迷人,娇嫩的胸部上的黑色衣衫最先化尽,两团饱满迷人的乳房
首先完整的露了出来,接着是挺翘的臀部,展开的双臂,修长的玉腿……不不过
一会儿功夫,少女已是全身赤裸,诱人的胴体散发出无穷的魅力,冷峻的面上神
情却庄严肃穆,犹如圣女化生。

  「啊——」的一声大叫从逸明修士口中传出,接着逸明口中已经喷出一口鲜
血,强运神功沖破风之枷锁已经耗尽了逸明的全身力气,肩上,背上,腿上已无
多少完整的肌肤,全身还正处于黑雪的不断腐蚀之中。

  刚挣脱枷锁的身躯一软,几欲跌倒。左右一望两侧同门,情况更是不堪,不
光无法动弹分毫,肌肉稀薄处明显可见已露出白骨!无边的痛苦将脸部的肌肉扭
曲到了极致,却还半点做声不得。

  「贱人竟还有如此后手!」逸明单剑撑地,望向半空犹如圣女一般的全裸少
女,心中早已充满无边的恨意。接着他勉力提气,顶着黑雪双腿用所余无几的残
力一蹬,再向少女刺去。

  气机牵动,更多失去目标的黑雪朝逸明纷纷飞来,还未及少女身躯,逸明再
次被漫天的黑雪砸回地面,口中嘶声:「你逃不出去的!哈哈——哈……」就此
晕了过去。而黑雪似乎对他依然毫不放过,继续往逸明身上砸去,不过片刻功夫,
漆黑的地面上只余下三堆白骨……接着,再被掩埋在一片黑暗之中,再也看不见。



  东方开始露出了一点亮光,一抹金色开始逐渐扩大。接着一轮红日开始重回
大地,给世间带来光明。

  夜色已被驱走,一大片毫无生机的荒芜在太阳的辉射下无所遁形,约莫一里
见方的丛林,竟然直接变成了不毛之地,只零星散落着几棵顽强的巨型乔木,还
保留着几个焦黑的光秃主干,仍然丛林中诉说着不久前的浩劫。

  这片充满黑灰色灰烬的不毛之地中央,嫩白的一团肉体随着阳光的照射格外
的显眼。拉近一看,一个蜷缩在一起充满无尽诱惑的娇美动人的少女胴体出现在
眼前。一头黑色的长发已经打散,遮住了抱在一起的头,让人看不清少女的容貌,
弯曲的大腿紧贴着胸部,被大腿背部和膝盖挤出的一部分嫩白柔软的脂肪充分证
明了少女已经完全发育成熟,而拱起的裸背尽头,那一轮犹如满月一样翘起的丰
满臀部更是能可以立马就挑起异性最原始的性欲,臀部往下一点的裂缝更隐约可
见到一抹幽暗,让人心潮澎湃,直欲一探幽境。

  太阳正努力窥视着一切美好的时候,少女微微的动了一下,苏醒了过来。

  轻轻的动了两下后,少女突然一下跪坐起。脸色惨白,神色凝重,双眼带着
几分迷茫的望着空中。两个呼吸之后,天上一股气流坠了下来,下一刻,面前已
经出现了二男一女三名修士。

  少女一个多时辰前不顾伤势,强提境界,把保留用来最后逃命施展风遁术和
飞行术的余力全数用尽,并且献祭了自己的幻海水晶杖和部分生命精元,现在魔
力几乎油尽灯枯,甚至身上所余力气都只够勉强站立,面对新来的修士,几乎全
无抵抗之力。

  两名男人双目皆毫无掩饰的盯着少女赤裸的胴体,恨不得将少女生吞了一般。

  「逸明师兄他们呢?」率先开口说话的是同来的另一名青年女子。服饰和逸
明等三人基本一致,只腰间用绸带束得更紧,将胸部和臀部的女性特征显得更加
突出。

  少女没有回答。也没有用双手去遮掩自己敞露在外的羞人之处,神色平静。
心中暗咐,这次真是山穷水尽了,然而以现在的样子,估计连自尽也做不到,唉,
如果早点醒来就好了,至少不用再生受屈辱。

  一名中年冷峻的男子四下望了望,眉头一皱,分析道:「两个时辰前的信号
应该就是此地发出,但目前方圆几里应该没有其他生机,估计逸明他们,可能…
…已遭不测。」

  另一名个头稍矮的男子已经跨步上前,来到少女身边,怒喝道:「说,他们
人呢?」手中剑鞘更是直接点在少女粉嫩的乳头上,少女挺翘而又柔软的乳房随
着压力凹了下去。

  少女乳房被被点得身子轻微晃了一晃,神情漠然不答,好像此身已不关己,
可随意对方处置。

  少女的冷漠并没有给她目前的处境带来多少改善,而毫无动作反抗的柔弱样
子,更激起了面前男人的暴虐之心。矮个男子一咬牙,飞起一脚就踢在少女左肩
上,少女身子一歪,趴倒在地面。

  矮个男子虽然不知道这里曾经发生过什麽,但基本已经确定面前少女已经没
多少反抗之力,否则这女子虽然份属「贱货」一类,但也不会心甘任意自己玩弄
而毫无表示。想通此处,矮个男人接着怒声道:「不说是吧,贱货,看我怎麽收
拾你!」说罢左手就向少女胸前乳房抓去,「说啊,还不说是吧?」

  少女的乳房在男人的手掌中迅速变形,五根指尖死死的抓牢了少女右乳根部,
仿佛要将少女的右乳完全捏爆一般,指缝间溢出的部分白嫩乳肉因皮肤的高度紧
绷显得更加淫靡。少女轻轻的闷『嗯』了一声,几不可查,俏丽的脸上顿时露出
疼痛的表情。小嘴紧闭,却是依然一声不吭。男人左手毫不留力的继续揉捏着,
手指更是不断变换动作,使劲地掐捏着少女的乳根,不过两三个呼吸之间,少女
的柔软右乳上已经可见到几抹青痕,同时一抹阴冷的笑意却开始逐渐在矮个男子
嘴角拉了出来。

  正在这时,女修士声音传了过来:「丘大师且慢!有情况!」语气中却似乎
有几分诧异和慌乱。

  矮个男子有些不爽的随着女修士的目光望去,天空中一个黑点扩大,扩大,
逐渐变得清晰。一股强烈的威压也随之涌来,几欲使人喘不过气。

  「风生兽!」中年男子神情凝重的低喝了一声。

  一个状若豹子的巨大青色怪物腾风而至,瞬息间已出现在衆人上空中,怪物
头顶发出淡淡的蓝光,背后的鬃毛却是黄亮亮的,把青色的皮肤映得更加分明。

  怪物身上横骑着一个貌若天仙的女子。只见她上身穿素蓝色罗衫,肩上随意
搭着一件杏黄色小披肩,腰间宽大的白色修纹裙长及脚下。秀丽端庄的脸上还挂
着微微的浅笑,柔亮的润泽双眼包含无穷的意境,不但有着仙子般的气质,也包
含着女神般的雍容。

  那似乎名爲风生兽的怪物把头一摆,低沈的吼了一声,一股炽热的气浪迎面
向山下衆人扑来。

  女修士迅速撑起一把豔丽的光伞,红黄蓝三色神光迅速散开,将衆人保护在
神光内。

  神光气浪「噗」一接触,双方各自消散!

  而正这一霎那功夫,那矮个的丘大师已经放下赤裸的少女,和其余两人一起
退出十余丈距离。

  风生兽降落在赤裸少女身畔。上面仙子般的女子轻缓的下地,单脚蹲了下来,
右手轻轻的抚上了赤裸少女的秀发,爱怜的说道:「蓓儿,你受苦了。」

  中年男子冷哼一声:「来的可是东海琉璃境的人?」

  女子对对面说的话毫不理会,只顾继续轻柔的对蓓儿娓娓道来:「他临走之
前,我受他所托,在大夏境内,一定要护得你周全。本来一切尚好,变数皆在我
掌握,然而不想因我一个疏忽,却让他们抢先下手,被蔽了卜算玄机而茫然未觉。
等我发现不妥之时,已是迟了不少时间。还好他早有準备,留有精气血脉以爲凭
引,用之及时赶来,才没酿成大错。」

  中年男子本身对女子来曆之处颇有忌惮,但如今见女子对他所说完全不理,
也不由得怒从心生,右手探入袖中,摸出几颗金光闪闪的珠子,「再不说话,别
怪我们不客气了。」

  蓓儿咬着牙,几颗泪珠再也忍受不住的滚了出来,苍白的嘴唇微微动了一动,
「姐姐……」女子却右手轻轻摆了摆,对依旧垂泪欲滴的蓓儿笑了一笑,「别急,
我先替你收拾了他们再说。」蓓儿还欲再说,女子两根纤指已经碰上了蓓儿嘴上:
「我都知道,十二正道,还不放在我的眼里!」说完最后两字,原本温柔的眼光,
在扫过小蓓赤裸的胴体时,已瞬间闪过了一丝厉色。

  说罢女子已经站起身来,将小蓓护在身后,朝怀中轻轻摸出一张白色的手帕,
扬手一抛,飞入半空,发出数道五顔六色的光束。接着三道较粗的光束垂直落在
地面,迅速站起一个全身金光闪闪的巨人——黄金力士!

  「去!」女子一声命下,黄金力士迅速向面前三人逼去。

  中年男子眉头一皱,「这位姑娘,这贱人已被天下同道共下的皓月追蹤令通
缉,爲了这事,目前追蹤拦截人马何止千万,就是折损在这贱人手上的兄弟,也
超过两位数,现今好不容易逼得她山穷水尽,我等自是必须带回,请姑娘切莫节
外生枝!」

  女子听得中年男子口口声声将蓓儿喊做贱人,一直都盈盈的笑脸都忍不住挂
了下来,「皓月追蹤令。好厉害的样子。我还真的怕了。哼哼,那麽说不得,只
好灭了你们之口,免得今后也象苍蝇一样一路追蹤上我,也是难缠。」

  中年男子听了神色一变。此时黄金力士已经逼近身前。黄金力士虽然在仙家
属于干杂活的苦役类存在,但好歹也是位列仙班。中年男子自然不敢怠慢,将手
中金珠一扬,三颗金珠飞速向黄金力士打去。

  中年男子所扔出的乃是自身性命修炼的定魂珠,一切神魔神仙中之皆动弹不
得。只听啪啪啪三声,定魂珠已打入黄金力士身上,黄金力士雄伟的身躯晃了一
晃,却依然继续沖来,但速度已经慢下很多。

  中年男子一见,右手一竖,口中默念法诀,遥控着定魂珠使其加力,终于黄
金力士身躯动作开始僵化,动作已经慢如蜗牛。

  矮个男子此时已经挂回长剑,不知何时已换拔出一只钉耙,準备绕过黄金力
士,恶狠狠的向女子打去。

  黄金力士被定住,女子脸上讶色一闪而过,又已恢複了盈盈的笑意,手中似
乎随意变换了一个动作,还半空中漂浮着的白色手帕突然暴起白色的强光,白得
耀眼。接着,数道强光化作三路,开始直接向地面两男一女直接砸下。

  女修士立即再次撑起那把豔丽的光伞,三原色彩光立即散开,意图挡住飞射
下来的强光,声音却带了几分惊恐:「不好,那是八卦云光帕!」

  强光直射而下!绕在一边的矮个男子距离较远,看到光束已经接近头顶,只
好下意识把钉耙举起,硬着头皮聚气迎上。却哪里顶得住丝毫,很快几道强光没
入躯体,再从另一侧穿出没入地平,几个血洞对穿透亮,鲜血淋淋,接着扑通一
声倒在了地上。

  女修士的伞散发的三色光顶了强光几个回合后也再也支撑不住,甚至有两道
强光直接破开了女修士的光伞,伞下女修士已是脸色大变,大汗淋淋。赶忙继续
催动真力勉力支撑。

  此时,风轻云淡的女子笑声才从前面飘来:「错了,这是小成云光帕,可比
你说得那个还要强上不少呢。」

  强光继续射下,中年男子自知已是生死关头,「哈」的一声,不再锁住黄金
力士,将手上剩余金珠尽数向女子打去。五颗金珠全数快速向女子飞去,另有一
颗却走出一个弧线,目标竟然是女子身后的蓓儿。

  女子恍若未觉,似乎随意的挥手一扬,几道绚丽的色彩从手上飞出,面前五
颗金珠顿时全部落下。而打向蓓儿的那颗却被小成云光帕发出的一道强光击中,
直接爆裂。

  中年男子「哇——」的吐出一大口鲜血。自身性命修炼法宝被破,功力已然
大损。一下萎倒在地。眼看天上强光此时已经把女修士的三原色彩光逼得越来越
紧,已无暇再笼罩着自己,紧接着数道强光就直接从自身中穿过!

  中年男子二目圆瞪,就此殁命。

  唯一剩下的女修士伞上已经布满破洞,全靠一点气劲弥补。也不知还能支撑
几时。

  而伞下女修士已是脸如死灰,嘴角也已经溢出鲜血,显然功力大损,自己法
伞被破,自知早晚也是必死无疑,强光却在此时停了下来。

  女修士还未从绝望中回过神来,温和的女声又从前面传了过来:「把身上衣
服全脱了。」

  女修士听了,面上充满了诧异,警觉的盯了盯面前如仙女般美貌的女子,眼
中闪过几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不想动手是麽?黄金力士,帮她把衣服全脱了。」

  看着高大雄壮的黄金力士就要沖自己走来,女修士大声叫道:「别,别!我
自己脱!」能暂时保命自然比其他什麽都强,看着前不久还生龙活虎的同伴转瞬
已经殁命在面前女子手下,自身法器又被破,女修士实在再无一丝傲气。爲了证
明自己已经屈服,立马把手向自己腰带结处伸去,快速的解开着。

  「不,不知道仙女姐姐喜欢怎麽玩儿?奴家,对……这个可不是太会……」
女修士低低的古怪声音传了出来。

  女子听了,只是依然笑盈盈的盯着,却是不答。蓓儿此时已经从女子身后站
了起来,心中倒是约莫猜中几分,对女子更是感激。

  女子转身摸出一颗黑色晶莹的小石头,石头上隐约可以感觉明显的魔力波动。

  是能瞬间快速补充魔力的米索里精华!

  蓓儿的眼神不由得充满了饑渴。

  「你身上魔力几乎耗尽了,」女子把手递向蓓儿,「这个本来就是他教了鑒
定的我方法,让我给你找的,这东西虽然罕见,我们这几乎没人会用,但他却说
这是你最喜欢的东西。叫我寻材宝时一定留意。可惜我也只得这一颗。」

  蓓儿伸手结果米索里精华,双手紧紧的握在胸前,丰满的乳房都给双臂压得
扁平,双眼已被一片湿雾朦胧「谢谢姐姐!」接着娇躯一低,已经就地双脚跪坐,
双手捧着米索里精华贴在胸前,默默开始运功吸取起来。

  这时女修士已经把身上衣衫全数除下,只余一件贴身小衣围在胯间,胸前奶
子虽然不大,却也是良好的正圆形态,腰肢纤细,大腿丰满,虽然容貌不是上等
佳色,但此情景下也已注满无穷的诱惑。

  接着女修士怯生生的声音传来:「仙女姐姐……可以了吗?」

  女子望了她一眼,点头道:「可以了,你就呆在那别乱动,黄金力士给我把
她衣服都取来。」

  女修士听了,原来只是要她衣物,不是,不是要她那样。想到此处,暗中轻
呸一声,长长舒了口气,再瞟了眼前仙女般女子一眼,也不知怎的,心中似乎还
有一分失落,同时一抹绯红却已在脸颊升起。

  不过片刻功夫,蓓儿已经重新站了起来,眼中重新恢複了闪亮的光彩,而刚
才的黑色小石头已然不见。蓓儿一边伸手接过女子递来的衣物开始悉悉索索的快
速穿上,一边却道:「姐姐,此地不宜久留。我现已完全恢複,我们还是速速离
开吧。」

  女子轻轻摇了摇头:「不,我还得在此替你善后。这一路过来,追你的人可
还不少。」

  蓓儿急道:「他们人多势衆,而且此中不乏真正的高手,我们何必与之硬拼?」

  女子依然温和的说道:「由此往西直去几十里,就是大夏界限了。他们一定
在界限附近还布有不少人手,你直接闯去,一旦被纠缠下来,一定更难脱身。而
我陪你一起硬闯,也实非上策。而且目标太过明显,把周围的一衆小丑全吸引了
过来,我虽倒不怕,但对你脱身并无好处,万一果真来了高手,倒反而可能会陷
入不利。而早先你在此施法的异变,加之刚才击倒的几人断了音讯,不如把这些
都加以利用,一定会吸引更多的人前来查看。」

  女子眼中充满了关爱,看着蓓儿已经穿好衣衫:「去吧。等你走后,我会继
续把这里声势做大,到时候你就更容易沖出界限了。」

  接着女子在蓓儿身上一划,笑眯眯的眼里充满了自然。「你不搞出太大动静
的话,这道隐身咒可以帮你在两个时辰内不被一般修者察觉。」

  「姐姐那样可你……」蓓儿还带着几分不甘。

  「别担心姐姐,姐姐没那麽脆弱的。乖哦。哦对了!」女子说罢又从腰侧百
宝囊中拿出一个包袱,递给蓓儿,「拿着,里面基本是对你有用的东西,还有,」
女子略有深意的盯了蓓儿一眼,「他给的东西也在里面,去吧!」

  蓓儿虽知这样等于将自身大半的凶险尽数转移给了眼前女子,而该女子也明
显属于「皓月追蹤令」上的重要人物,这份心意岂能无动于衷。但却心知女子心
意已决,扭扭捏捏反而白废了一番苦心,也不再多言,口中默默爲自己套了一个
风之防护、风之疾走,双眼含泪道:「姐姐保重,后会有期!」言罢不再回头,
快速向西方奔去。

  此时,东边天边,在朝阳的辉射下面,隐约又出现了十数个黑点,御剑而来
……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