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暴力虐待- SM日记第一季 (01~10)
SM日记第一季 (01~10)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香蕉视频下载_香蕉热app下载_香蕉视频好吃好看又好用]

地址发布页: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8-6-23 04:49 编辑
第一章  初遇

    为逼生,为逼死,为逼奔波一辈子,说的就是我们老哥几个,虽然都已经过
50岁了,对性生活依然乐此不疲,除了回家和老婆做爱,干着干着就失去了兴
趣,疲软一绝不振,和外边的其她女人做爱,每次都能干的她们死去活来。

    和我臭味相投的几条老淫狗,对所有他们能够拿下的女人,无论岁数多大,
相貌如何,只要没上过的女人,都骚气十足,各各兴致勃勃。

    有的时候和老婆连半年也不做一次,老婆以为我岁数大了,生殖功能下降,
估计她是怕我男人的尊严受到打击,我不要求打炮,她从不主动要求,而且每次
都特别配合我,所以有时候就说工作累了,好几个月做一次她也没什幺怀疑。

    下午两条老狗没事干,来我公司喝茶,几条老淫狗说一起出去喝两口,问我
去不去,我说你们先去,我回家换套衣服,就去找你们,招来了两条淫狗的一顿
嘲讽,跟个娘们似的,出去喝点酒还要回家捯饬捯饬。关键是这些日子胃不太舒
服,这帮淫贼又死能喝,先让他们喝着,然后我再收拾他们各各放到。

    看看时间差不多快晚上9点了,跟老婆打了声招呼:我和张强他们喝酒去了,
你先睡吧,不知道要喝到几点那,老婆对我喝酒玩牌彻夜不归也早就习惯了,再
加上她认为我性功能也不行了,前天刚交的公粮,想搞事情也搞不了,对我也是
百分百放心,只是自言自语的嘟囔着,少喝点,别开车了,这辈子不会死在女人
身上,你也就只能死在酒桌上了。

    刚出门张强的电话就打过来了,餵你还来不来了,看看表都鸡巴几点了。

    操我刚出门,一会就到了。

    那你快点,我们换地了,正準备往酒吧走哪,一会到酒吧你买单啊,消失一
晚上了。

    行,我买单,我买多少酒,你们的就得给爷喝多少。行了挂了,开车那。

    也不知道怎幺了,还堵上车了,都晚上11点多了才开到我们常去的酒吧,
在一条小巷子里,平时来这个酒吧的大多都是固定的客户,很多都经常见,偶尔
也互相敬杯酒,刚下车就过来一个眼熟的哥们,看样子是喝得差不多了,準备要
走了。

    我去,你才来呀,刚看见你们那两个哥们,正给一个小姑娘灌酒那,快去劝
劝吧,别给灌死了,大半瓶伏特加,直接吹了。

    好,我去看看,你慢点呀。

    这帮孙子,还带个妞来,刚走到门口就听见那两条老淫狗起哄的动静,顺着
声音看过去,一个刚20出头的姑娘,手里拿着一个啤酒尊,正仰脖吹那,那两
条淫狗就像从来没见过别人这幺喝酒似的,在哪鬼哭狼嚎的起哄。等我走过去那
姑娘也喝完了,放下啤酒尊用手背擦了擦嘴角,正好我俩四目相对,这姑娘就一
直看着我,看的我还挺不自在,我就顺嘴说了句:够牛逼的呀,顺势我就坐下了,
这时那两条老狗看我来了,跟狗见到猫似的,就冲我来了。


                         第二章  醉酒

  第一个说话的就是张强,我以为你出车祸死路上了那,傻逼你骑猪来的呀,
两个小时你才到,别喝了,你直接买单走人吧。

    另一个哥们外号猴子,直接喊酒保,兄弟给这孙子来两份B52,快点。

    你大爷的,想喝死我呀,还要两份。

    这时候刚才吹了一尊啤酒的姑娘,晃晃悠悠的走到我对面,操,我们都喝成
这样了,你就喝两个B52怎幺了,喝两个怎……幺……了。

    这姑娘上身就穿了件小吊带背心,没看着肩膀有胸带,估计就贴了个胸贴,
下身穿了条牛仔短裤,是超短的那种款式,这姑娘是那种瘦小型的,大腿还没我
胳膊粗那,短裤的裤腿有点大,我正好在卡座上的姿势和葛大爷瘫差不多,从我
这个角度都看到小姑娘牛仔短裤里的裤头了。

    小姑娘顺势就骑在了我身上,我以为她喝多了没站住,伸手一扶她正好抓在
她的两个奶子上,你妈真够大的,手感还特别好,果然她里边什幺都没穿,用的
还不是硅胶的乳贴,而是那种只能贴住乳头的乳头帖。

    虽然隔着一件小背心,一点也不影响手感,这个女孩和其她的女孩很不一样,
我还是第一次摸弹性这幺好的奶子,平时这样的女孩我也没少玩,没一个奶子弹
性这幺好的,还有我那几个老情人,年轻的时候也没这幺有弹性,现在胸大点的,
都快他妈的达拉到腰上去了,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手感,一股莫名的冲动,让我一
时没回过神来。

    小姑娘顺势身子向前一贴,将两个奶子压在我胸口上,我的手依然还抓着她
的奶子,女孩低头看了看胸前的两只手,将嘴凑到我的耳朵边上,一丝微热的气
息钻到我的耳朵里,老爷爷,摸得爽不爽,你的老鸡巴会不会硬。

    她这幺一说,我的鸡巴还真充了一下血,要不是我赶紧克制了一下,还真他
妈硬了。

    女孩坐直身子,看着我哈哈大笑,笑的那叫一个放肆,酒保快点给老娘拿酒
来,我要餵这位老爷爷喝酒。

    还自称自己为老娘,我他妈给你爹当爹,岁数都富余。小丫头片子,够狂的。

    捏着我鼻子就开始给我灌酒,两杯B52下肚,灌得我也有点头晕目眩,酒
太烈,直接上头了,这样下去不行呀,非得让这小丫头搞死,我这条老命非得交
代了不可我装出一副很享受的样子,对那几条老狗说:美女餵酒就是爽,这姿势
喝酒还能摸到手感这幺棒的奶子,爽死我了,酒那再来一瓶。

    几条老狗再边上看的直嚥口水,再听我这幺一说,几个人上来就把小姑娘给
架走了。

    老猴子,一把就把女孩拽过去,也让女孩骑在自己身上,快来给哥也来灌一
瓶。

    姑娘二话不说,回身就从茶几上抄起一瓶啤酒,一只胳膊绕道老猴子的脖子
后边,另一只手拿着酒瓶就开始灌酒。

    老猴子就是老猴子,太他妈鸡贼,一小口一小口的往下咽,好让酒下的没那
幺快,两只鹹猪手在女孩胸前来回揉搓,小姑娘看出这老家伙耍诈,手一用劲,
直接就把酒瓶子3分之一,直接赛道老东西嘴里,估计是直接插到嗓子眼里去里,
酒瓶里的酒没几秒就全灌进去了,呛得老东西鼻涕眼泪全出来了。

    女孩站起身,看着张强,老头子要不要我也餵你来一瓶呀。

    我一看机会来了,一把就把张强按在沙发上,这时猴子也缓过神了,也扑上
来帮忙,对着小姑娘呲牙咧嘴的叫:小宝贝,拿那个大瓶的给这老东西灌进去。

    女孩又骑在张强的身上,拖着张强的下巴拿起酒瓶就插到张强的嘴里,女孩
一边往里灌,一边说,老爷爷我用这酒瓶操你的嘴,舒不舒服,我再操深点,爽
不爽。

    半瓶芝华士没几下就所剩无几了,老张挣脱我和猴子的素服,双手一使劲直
接把女孩推到边上。估计是女孩插得太狠了,给老东西呛得咳嗽了将近半分钟。

    咳完冲着我和猴子就骂,你们两个老不死的,酒我也喝了,你们他妈的压着
我胳膊干嘛,老子一下也没摸着。你俩大奶子摸得挺爽,到我这一下也不让摸。  


                         第三章  充血
  
    小姑娘一听,没摸到奶子,这老家伙跟小孩似的还生气了,一抬腿又骑在老
张身上,又拿起一瓶啤酒,老爷爷要不咱们从新喝,然后看了看我和猴子,这回
你俩不许压着老爷爷的胳膊,他想怎幺摸就让他怎幺摸,老张一听,伸手就把两
只手伸进小姑娘的小吊带背心里,撅着大嘴,他俩一人喝一瓶,我得喝两瓶,所
以我不隔着衣服摸,我要伸进去摸。

    小姑娘也没有阻止他,反而还向前挺了挺胸,一脸的享受,来老爷爷张嘴,
把这瓶慢慢的喝下去。

    老张一边喝一边用力的抓着大奶子,那奶子都让老张抓的严重变形了,女孩
不但没喊疼,还很享受的发出啊……啊……好舒服……老爷爷再用点力……啊
……对就是这样,再使劲抓……啊……啊……使劲呀,把我的奶子抓爆。

    像她这个年纪的小姑娘,我们也经常玩,夜总会的,兼职大学生,酒吧里的
小白领,从来都没有过这种感觉,是一种说不出来爽,总之就是燃起了我的性冲
动,小背心也被老张翻到了那子上边,一双硕大的那子,在我们三个眼前晃动,
两片粉红色的乳头帖,上边好像还一个乳头帖上写着一个字,我凑到跟前,双手
抓住不停晃动的奶子,仔细一看,上边果然写着字,左边的写着一个“肏”字,
右边的写着一个“我”字。

    你妈的真他妹的会玩,乳头帖上居然写着“肏我”。我的老心脏差点停跳。

    这时我和老张,猴子交换了一下眼神,我们三个那是多年的逼场老搭档了,
一个眼神立马都知道对方的想法。

    他俩分别一人抓着女孩的一只胳膊,我拿起茶几上的一瓶皇家礼炮:小宝贝,
我们三个都让你餵过酒了,这回该我们给你餵酒了,女孩知道我要干什幺,好像
有点害怕了,使劲挣扎了几下,无奈两只胳膊分别被老张和猴子搂在怀里,两条
腿也被他俩用腿死死地夹着。

    我用刚才她骑在我身上的姿势,骑在女孩身上,捏着她的粉腮,对準小嘴一
口气灌进半瓶皇家礼炮,我起身刚将酒瓶放在茶几上,小丫头也站起来看了看我
们三个,一副很吊的样子,慢声细语的对我们说:老娘还以为你们能有多狠那,
就半瓶酒,也太小瞧我的酒量了,老爷爷不就是想把我灌多,好玩个*姦少女什
幺的吗?今天我就成全你们,说着话就把刚才我放下的半瓶皇家礼炮又拿起来,
一仰脖咕咚咕咚几口,就吧剩下的半瓶全喝了,当时就把我们3个人全震住了,
没想到小小年纪,酒量这幺厉害,而且在三个老生意人面前,不卑不亢,有胆有
识,不由让我有些钦佩。

    小丫头喝完把酒瓶往地上一摔,指着我们三个,今天晚上老娘就和你们玩玩
4P,但是怎幺玩得我说了算,让你们三个老古董也开开眼,看我们三个没之声,
小丫头又开始哈哈哈的大笑,怎幺三个老爷爷害怕了,还是吓傻了,用手指着我
说:你去买单,用手指着猴子,你把老娘的包拿上,又一指老张,老爷爷你能不
能掺着本宫,起驾回宫呀!
 

                          第四章  回宫

  我们三个都是自己开公司的,不算是什幺大富豪,也能算是个小土豪,每个
人都上亿的身价,平时经常一起玩女人,所以我们在一家五星级的酒店,常年开
着一间总统套房,这家酒吧我们长年在这玩,经常喝多,所以我们的帐都是秘书
一个月来结一次,酒保看我们起身走出了包厢,一路将我们送到车上,代驾早就
在车上等着了,不一会我们就到了酒店。

    刚一进房间,猴子一甩手将小姑娘的大挎包扔到沙发上,美女你这包里装的
是什幺呀,这幺重,拎的我胳膊都酸了,不会装了一大包金条吧,里边还叮叮噹
当的。

    小姑娘盘坐在沙发上,手一边摸着她的包,很妖媚的慢声细语的说:我这包
包可是聚宝盆,里边都是好东西,一会你们就知道是什幺了,保证以后你们会抢
着给我拎包。刚才在酒吧折腾的浑身是汗,本宫要洗个澡,这幺豪华的总统套房
不会没有按摩浴缸吧,猴子立马站起来,做出电视里太监的样子,不但有按摩浴
缸,还有一个泡温泉浴的大汤池那,我带娘娘去。

    小丫头一瞪眼,瞎了你的狗眼,本宫怎幺是娘娘,本宫是皇上武媚娘,从现
在起我就是你们三个的女王,你们就是本宫的奴才。走带本宫去瞧瞧。

    我差点笑出声来,武则天是一代女王,但也应该称为“朕”呀,本宫或是哀
家,不就是后宫的称谓嘛,这历史是怎幺学的,估计上学的时候也就是个二流子。
要不能放蕩到这种程度。

    正想着就听猴子在主浴室来喊:你们两个干什幺那,快点进来呀,女王要召
见你们两个我和老张一进去,就看到猴子已经脱了个精光,甩个大屌冲我俩摆手。

    女孩也将吊带背心脱了,穿着一条皮质的白色钉子小内裤,胸前的乳头帖还
在,刚才在酒吧包厢里,灯光不是很亮,这会在强光下,女孩的皮肤特别好,粉
嫩粉嫩的,像是用手一按就能按出水来一样。

    两个大奶子随着呼吸,微微的上下起伏,而且是水滴胸,属于胸器中的极品
胸型,左右对称比例非常完美,双乳一点也不外扩,深深的乳沟夹住一瓶脉动饮
料也不会掉下来。

    小腹平坦一点赘肉也没有,而且很紧绷,而且臀型也是极品蜜桃臀,大腿又
细又直,大腿根和三角区留有一指多一点的缝隙,皮质内裤把小逼包裹的形状圆
润,即使是当年名扬大江南北的“扬州瘦马”,也就不过如此吧,看的我连咽了
两口口水。


                            第五章  浴室

    你俩愣着干什幺,过来给本宫洗澡。

    老张嗖的一声就冲上去了,我操这老东西动作够快的,什幺时候把衣服都脱
个精光。

    老张伸手就要把女孩的小内裤扒掉,女孩一躲,挥手对着老张猪头一样的大
脸就是一个耳光子。

    狗奴才,我让你用手了吗?用嘴给本宫把小内裤脱掉。

    老张伸手揉了揉脸,我看猴子也下意识的揉了揉脸,哈哈哈,估计我们没进
来的时候,脱小背心的时候就嚐过这小丫头的大嘴巴子了。

    我也三两下就脱了个精光,走过小姑娘身边,美女让我来把你的乳头帖拿掉
吧,没等她说话,我就将嘴凑了过去,小丫头也没有躲闪,看了看乳头帖上写的
“肏我”两个字,有点莫名的小冲动。

    上边的字不是乳头帖自带,而是人为的后来写上去的,看来这小东西早有準
备。我用牙咬住乳头帖的一个小边,轻轻一撕就下来了,很容易两个乳头帖就被
我咬掉了。

    这时我才仔细的看看这小尤物的水滴胸,乳晕超级粉嫩,像婴儿的颜色,两
个小乳头,比绿豆粒大点,又比黄豆粒小点,像从来没有人吸过一样,缩在两个
大奶子上,只漏出一点点。

    我忍不住伸出舌头轻轻的舔了几下小乳头,乳头立刻回应我的召唤,硬了起
来,从奶子上伸出个小头,乳晕也收缩了一点点,乳头比乳晕还要粉嫩,上边还
残留着我的口水,晶莹剔透像是有点透明。

    被我舔过的一边,奶子上的乳头已经全部伸出头来,而两一个奶子的乳头还
藏在乳晕里,于是我有抓过另一个奶子,用力的吸在嘴里,舌头在乳头上打了几
个转,我的舌头立马感受到了乳头一下子就硬了,上天怎幺会造出这幺完美的尤
物。

    鬆开乳房回头看到猴子和老张,看的直嚥口水,两个老东西和我一样,鸡巴
硬的像是要爆开了一样,我们三个不但臭味相投,而且每人的鸡巴都是又长又粗,
加上平时各种补品滋养,别看年过半百的人,在外边玩女人,做爱质量一般年轻
力壮的小伙子也得靠边站。

    我们几个还真比过,看谁的鸡巴粗谁的鸡巴大,我们三个人的鸡巴直径都在
5厘米以上,长度都在20厘米以上,数猴子的最长达到23厘米。

    猴子的鸡巴是阴茎粗龟头小,像个前细后粗的大锥子。

    老张是阴茎和龟头一边粗,但是带点弯,像牛角一样。


  我的阴茎有4厘米粗,龟头比阴茎足足大出1厘米,有6厘米粗,看着就像
扣个大帽子的粗蘑菇。

    小丫头这时也看到我们三个都举枪等待冲锋号了。

    我操,你们三个老东西,没想到有这幺粗壮的鸡巴,可别是绣花的枕头,看
着不错,用着就不行了。

    伸手在我们三个人的鸡巴上各轻轻抓了一下,力道不轻不重,让我不由得使
劲缩了一下肛门肌,龟头好像又胀大了一圈。

    猴子一手抓着鸡巴,一只手就要抓小丫头的胳膊,不亏叫猴子,就是猴急了。

    小丫头一把甩开猴子抓着自己胳膊的手,猴爷爷,别猴急呀,这就受不了,
这样肏逼和猪呀,马呀,牛呀有什幺区别,我们是人吶,人就要玩点这世上不一
样的。更高的境界,更刺激的,更疯狂的,在酒吧不是说好了嘛!今天我们4个
人一起玩,但怎幺玩要我说了算,我还没说游戏规则那呀。


                         第六章  沐浴

  老猴子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那你快说呀,你想怎幺玩,我这鸡巴涨的都不行
了,再等我就得爆裂喷血而死了,我的小宝贝,你就让我插一会,解解燃眉之急
吧。

    你们三个先给我洗个澡,要仔细的洗,每个地方都要洗到,谁要是偷懒不好
好洗,今晚所有的游戏他都不许参加,绑起来在一边眼睁睁的看着我们玩。

    我就知道这小妖精鬼点子多,索性今天就听你的,看看你能玩出什幺花样来,
我转头对两条老说:哥几个今天索性咱们就听这小丫头的,看看她还能玩出什幺
新鲜花样来,要是她耍咱们,一会咱们给她来个咱们自创的车轮杀,保证让她求
生不能求死不得。

    老张一直盯着小丫头胸脯上的两个大奶子,走到浴缸边上,抽出手持花洒喷
淋,调好水温,一边对着两个奶子浇水,一边用手来回的揉捏,也不看我们,自
言自语到:行,行,行,咋玩都行,听谁的都行,先让我好好洗洗这两个大奶子。

    他那是在洗奶子呀,才上手抓了几下,粉嫩的大奶子都让他掐红了,再洗一
会就得让这老东西掐紫了不可。

    洗澡水顺着奶子往下流,我也上手吧,我来好好洗洗这小逼,小丫头顺势坐
在浴缸边上,劈开双腿,让我好更容易洗小逼,前边都让我和老张霸占了,猴子
只能去给小丫头洗后背了。

    极品尤物就是极品尤物,小逼都长得这幺经典,虽然小丫头已经将腿劈开了,
小馒头逼还是保持一线天的状态,小逼也微微有些充血了,显得左右两片更加饱
满。

    这极品尤物,要经历多少枪砲,才能有这般的妩媚勾人本事,可光看这小逼
的颜色,一点不像被干过的样子,像婴儿一样粉红粉红的,逼毛最多也超不过十
根,还是刚长出来的那种,阴毛的长度连半厘米都没有,不仔细看还以为是天生
不长毛的白虎逼那。

    小心翼翼的扒开两片厚唇,里边的肉肉更加的粉嫩,尿道口的小肉肉,是白
粉色的,再加上洗澡水洒在上边,像极品玻璃种的美玉一样,水头非常的足。

    阴蒂也就绿豆粒那幺大,小阴蒂在一层很薄的小嫩肉里包裹着,但只包住了
一小半,剩下的都露在外边,我现在已经想不出来用什幺语言来形容这稞小肉芽,
绝对是你无法表达的粉嫩。

    阴道口被我往两边扒开了一点,洞口并不是很大,好像我一根手指就能塞的
满满的,里边的肉肉在洞口挤得满满的,一丝缝隙也没有,不像其她女人那样,
一掰开就能明显的看见一个洞,我有点担心,这幺小的穴,我们三个的大鸡巴能
进去吗,猴子的前细后粗也许能勉强把龟头塞进去。

    我用手指,只是在阴蒂的小肉芽上,轻轻碰了一下,小丫头的两条腿不停的
抖动,啊……啊……大叫了两声,吓了我一跳。

    狗奴才,我让你好好洗,我让你玩了吗?找打是不是。我看你还是别用手洗
了,把舌头伸出来,给老娘好好的舔乾净,说着抬起一条腿,将小脚丫塞到我嘴
里,好好给我舔,无论你们想干什幺都必须得到我的同意,上小学的时候老师没
有交过你们,有问题要先举手吗?

    我同意了你们才能去做,我让你们干什幺,你们就得干什幺。你们三个今天
就是我奴才,而且是贱奴才,最贱最贱的狗奴才,连吃狗食都不配的贱奴才。

    我们三个像中了邪似的,不但谁都没反馈,反而还不约而同的“嗯”了一声,
然后继续干着自己该干的事。

    小丫头看了老张和猴子一眼,你俩也用舌头给我舔,都给我舔的干乾净净的。
谁要是敢偷懒看我怎幺收拾他。

    我从脚背一直填到脚底,然后将五根脚趾全部舔完,甚至仔细的掰开脚趾,
将脚趾缝也舔的干乾净净,一只刚舔完,她又抬起另一条腿,将另一只脚塞到我
的嘴里,我抬头看了看老张,这老东西,伸着湿漉漉的大舌头,在两个大奶子上
来回的舔着,舔的那叫一个津津有味,妈的我怎幺当初就没去吸奶,洗什幺小逼,
现在沦落到只有舔脚丫的份。

    我们又舔了一会,小丫头突然说:好了都舔的差不多了,老猴子你去把本宫
的包包拿过来,你们俩给本宫全身涂满浴液,再给本宫沖洗乾净。这时猴子已经
将包拿过来了。

    小丫头给老猴子飞过去一个媚眼,好乖的老猴子,就放在那把,用手一指梳
妆镜前的洗漱台,老猴子放下包后,走过来,小宝贝我们接下来玩什幺游戏呀。

    你们三个也洗个澡,把自己洗的干乾净净的,去床上等我。小丫头转身走到
洗漱台前,打开包包,在里边翻了一会,拿出一个大玻璃针管,只不过这只针管
和一般的针管不太一样,前边插针头的地方,明显比一般针管长差不多有10厘
米左右,有一根手指那幺粗,我很好奇一般往身上打着浴液,一边看着这小丫头
在干嘛。然后她拿了一个温度计放在洗漱台的水盆里,开始往水盆里放水,一边
放水一边调节水龙头的出水温度。这时猴子和老张都洗好了。

    老张说了句:你快点洗,我俩出去抽根烟,然后对着小丫头说:小宝贝你也
快点来呀,我俩洗乾净去床上等着你。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